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仪器分析 >
一晚上摔了90多次、吃冻土豆充饥……长津湖战役亲历者韩寿春:我
发布日期:2021-10-14 01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99189手机最快开码!71年前,一群“最可爱的人”跨过鸭绿江,入朝对抗美军侵略,鏖战百万“联合国军”。在长津湖零下四十度的极寒之地,用生命铸就了中华民族的“钢铁长城”。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后里村90岁高龄的韩寿春老人就是这场战役的亲历者。

  受家乡革命志士的影响,1946年10月,年仅14周岁的韩寿春报名参军,成为了鲁中军区医疗队的一员。在参加了莱芜战役后,1947年,他跟随队伍参加了著名的孟良崮战役。这一仗,华东野战军在陈毅、粟裕的指挥下,经过浴血奋战,于孟良崮一举歼灭了精锐部队整编七十四师,扭转了华东乃至全国的战局。

  孟良崮战役后,韩寿春随医疗队经历了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,打上海,解放福州、厦门等地。朝鲜战争爆发后,韩寿春所在师编入第九军团26军入朝作战。1950年的冬天,是朝鲜50年间最冷的冬天,最低气温达到了零下40摄氏度,地面积雪接近1米深。

  “俺那个单位算是最好的,发了棉衣棉鞋,有很多的部队连个连帽子也没发上,穿着单衣。”韩寿春回忆。

  跨过鸭绿江,部队接到的第一个命令是,星夜疾行150里,天亮前与美军接火。

  “这一晚上,150里路你怎么走啊,跑就是了,谁能跑就得跑,这150里路还没明天,大部分部队就赶到了,就打上了。”韩寿春说,“当然很艰苦,150里路,还下着雪,地下溜滑,光摔倒,下山比上山还困难,我那一晚上摔了九十多次。”

  除了忍受严寒,韩寿春和战友们还要面对饥饿。敌机不断袭扰轰炸,给养运不上去,也不敢生火,参战官兵几天喝不上水吃不上饭。

  “八天部队没吃上饭,就是有一部分吃了几个地豆(土豆),我吃了一个,我第五天打仗,吃了一个地豆(土豆),还咬不动,冻成冰了。”韩寿春老人说,“做饭没有粮食,一见亮炮弹就来了,运气好的一天分一两玉米面,炒的玉米压成面,放手里捧着,那个东西很干咽不下去,地上有雪,啃点雪,把这点玉米面咽下去”。

  饭没得吃,觉不能睡,冰天雪地里,志愿军战士们凭着钢铁意志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,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中,打退了美军最精锐的王牌部队,收复了“三八线”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,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圣诞节前占领整个朝鲜的美梦,扭转了战场态势。而志愿军第9兵团此役战斗伤亡19202人,冻伤28954人,冻死4000余人,涌现出了“冰雕连”、杨根思等战斗英雄。

  “我一想起这个战,我就掉眼泪,怀念死去的那些(战友),都是小青年,二十来岁的小青年,都没长胡子,牺牲得一堆一堆的,他们也有父母,父母不知道,看不到牺牲的样子。”韩寿春老人含着眼泪说。

  战斗期间,韩寿春在担架队,担负从战场后撤伤员的任务。担架队的效率,直接关乎伤员的性命安危。在与死亡拼速度的奔跑中,韩寿春和担架队的战友同样也面临枪弹无情。

  “一个老同志,我(问他)说你不怕死吗?他对我的回答(是),牺牲了是光荣的,为人民服务死的,人死了重于泰山。一个老同志那么回答我,说得我更不害怕了。”韩寿春老人说。“咱在这儿打仗是保咱的国家,保咱的家啊!”

  经过两年零九个月的坚守,战争胜利了。但对韩寿春来说,除了胜利的喜悦和军人的荣誉,还有战争带来的伤痛和难忘的记忆。韩寿春所在营仅8人生还,所在团仅剩200人。

  “我没想到能活到这,在朝鲜我没想到活,没想到现在过上这样的美好生活。多少烈士才换来了今天,江山来之不易,来之不易。”韩寿春老人反复说道,“我就多说一遍,来之不易啊。”

  想爆料?请登录《阳光连线》()、拨打新闻热线,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(@齐鲁网)提供新闻线索。齐鲁网广告热线,诚邀合作伙伴。

  近日,由临沂市委宣传部、市文明办、市总工会、团市委、市妇联等7家部门联合组织的“临沂好人”评选活动评选结果揭晓,冷延勤、举、蔡...[详细]

  日前,沂蒙精神、抗美援朝精神一同纳入第一批中国人精神谱系伟大精神,这两种精神在《长津湖》这部电影中得到了完美诠释,两种精神交...[详细]

  三河口隧道开放通行时间迎来重大调整,将于每周的周三至周日24小时开放,周一、周二5:00至0:00开放、凌晨0:00至5:00封闭维护。[详细]

  近日,市住建局、市财政局、市人 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、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、市住房公积金中心联合出 台《临沂市新就业无房职工发放阶段性住...[详细]

  92岁沂蒙老兵流泪回忆冰血长津湖:我在雪山上趴了四天四夜,饿极了就抓把雪塞嘴里

  今年国庆假期期间,电影《长津湖》的热映让许多人的目光再度聚焦抗美援朝战争历史。而电影中一直与伍万里在一起的山东临沂顾家村人张小山、...[详细]

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【限时秒杀】台儿